公司新闻

【第五届“感动南网”】我们的三沙 神秘的三沙

[日期:2017-08-04]   作者:本网记者 代进

2013年,我有幸第一次登岛采访。戍边不可能不苦,我要去见见我的同事。

当时没有飞机,“琼沙三号”在南海上摇了17个小时,我要么蹲着,要么躺着,一直吐到天蒙蒙亮,永兴岛终于到了。

天透蓝,海清亮,三沙的美,是对所有建设者的馈赠。码头上回荡着军旅音乐,是《西沙可爱的家乡》,下船时大家都跟着哼。

冯乃华是第一批上岛建电网的人,熟悉一切。每次去都是他带着我。去三沙4次,我住过3个地方。建市头两年,员工没有固定住所,都是打游击,我和4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,挤在10平方米的旧房子里,没风时闷得心慌。小岛上最缺水,喝的是轮船运来的淡水,但洗澡用“岛水”,浅绿色。我用岛水洗过一次,刺激了膝盖上的伤口,留下很深的痂,两年过去了还在发痒。后勤条件这么差,但这些年轻人的语气,像是在炫耀一种特殊的体验。

那一年,我的同事完成了三沙电压升级改造,结束了永兴岛每天定时停电的历史,渔民们可以完整地看完一场春节联欢晚会。

2015年、2016年,我又去了几次三沙,冯乃华一年比一年黑。他因为单身,常年驻岛,一年要待上200多天,有时候是主动不回,有时候是回不去。这是三沙最大的不确定性,由于位于台风走廊,有时连着来4个台风,2个月无船登岛,饭堂能吃的只剩下木瓜,同事们带了豆芽机上岛自己发豆芽吃。

“莎莉嘉”台风来时,我正好在岛上拍纪录片,困了20天,电话打不通,网络信号很差,我真心想回去后再也不来了。但同事们照常换机油、检查电缆沟、维护环网柜、服务渔民,一条几百米的北京路步行街就是他们来来回回踱步的空间。我找不到兴奋的镜头,乏味、寂寞得发慌。

冯乃华带我去海水淡化厂、机场民用候机楼、污水处理厂、码头综合服务中心、永兴岛食品站。他指着这些建筑物告诉我,这是去年建的,这是正在建的,这是即将建的。我才明白,这里没有一天在停止变化,这都是寂寞换来的,这正是他们心中最引以为豪的成就感。

几年间,永兴岛电网统调最高负荷增长了8倍,随着升压改造和装机容量的扩大,满足着一大批基础项目的需求。

“平时家里没事都不回老家,感觉这里更像家。”和几年前相比,三沙热闹了不少。村子里都是渔家乐,北京路上有了“夜生活”,广场舞、烧烤、老爸茶一应俱全,和内陆乡镇没什么区别。

2017年5月,同事们也搬进了新厂区,有了固定宿舍,两人一房有空调。以前吃饭要统一到政府食堂,干活错过饭点就没有饭吃,现在宿舍楼有了厨房,建立了职工活动中心,不仅有乒乓球桌、桌上足球、单车机等运动器材,还有职工书屋、自助KTV点歌台等娱乐设施。生活变好了,是他们自己一手一脚建设起来的。

三沙的海浪激荡澎湃,比海浪更澎湃的是我的内心。我满怀同情心地问他们这几年苦不苦,24岁的同事王绥余说,“你念念,三沙、三沙,不一样吧?有多少人这辈子能来建设三沙,我的工作和别人不一样。”

三沙供电局已经有5个员工落户三沙了,有人觉得年轻人贪玩、没有韧劲,他们却用灿烂的笑容和沉着的坚持,轻描淡写地化解了一切的不容易。他们中,有人曾突发阑尾炎坐直升飞机回三亚抢救,有人36岁了还没有找到老婆,有人孩子从1岁到3岁的成长过程都聚少离多,而最打动我的,是他们说,这不是牺牲,是选择。

冯乃华很骄傲地告诉我,三沙供电局正在研究建设岛屿型多能互补微网,推进潮汐能、风能、冷热联供项目落地。南方电网即将陆续接管永兴岛周边7个小岛礁,实现有渔民的地方就有南网、南网人的身影。

下一次去,我应该会看到更繁华的三沙,只是冯乃华还会一路强调,码头不能拍照,会没收手机,没带工作证不要到处乱走。“我不得不提醒自己,这里不是普通的地方。”这就是我们曾经向往、我们正在建设、我们生活其中、并憧憬未来的神秘三沙。

三沙值守团队在颁奖礼上庄严起誓。图片由南网报记者詹晓东 吴兴波 李志杰 赖增鹏 摄

 

(责任编辑:陈立楷)

琼公网安备 46902702000009号